欢迎来到湖南机场官方网站!
致母亲/杨丽曼
   |

据说神不能无处不在,所以创造了妈妈,就算如今我已成为孩子的母亲,但妈妈依旧是我的守护神,妈妈这个词,只需叫一声也会哽咽在喉、触动心弦,母爱的力量在我心中依旧强大无比。  ——《请回答1988》

4月份年假,我回老家陪伴母亲。说心里话,我很想念她,尤其在疫情这段不能外出的时期,婚后能与母亲朝夕相处也一直是我的梦想。

去年母亲在过完60岁生日后就回到农村老家,收回了田土,种了丝瓜、辣椒、南瓜、豆角等多种蔬果,经常大筐大袋的拿回城里送给邻居;今年,更有激情,加种了油菜、花生、黄豆等,养了18只鸡与30只鸭,还翻田育秧种植水稻,并与父亲一道亲自修整院落,挖土、拌泥浆、回填、运砖……不亦乐乎。

母亲的身体并不好,腰腿疼痛厉害,一度行动艰难,医生无数次强调要休养。我强烈反对这种大量消耗体能的劳作,可是母亲依旧梳着最寻常的头发,穿着灰扑扑的衣裤与沾满了水泥、灰尘的鞋子,迎着微风热火朝天,似乎忘记了身体的不适。她一点都不考虑我的担心,我有点生气。

我去周边请几名工人,并明确费用我承担,不需要自家动手。于情于理于心于面,作为子女是相当不愿意年迈的父母过得如此劳累与节俭。母亲却说她不缺这个钱。

她与一位租客联系,很客气谈到收租,并主动提出考虑疫情免收部分租金。隔着她的手机,我能感受到对方强力的感激之情。母亲挂了电话转头对我说,我把所有铺面都主动免了些租金,他们都好开心!

我……

母亲却和我讲了她年轻时的一些经历。

她年轻的时候,是一名乡村电费收取员,经常要走门串户,有时候还需要翻山越岭,餐食不定,风雨艰辛,部分用户不但不愿意掏钱付电费还经常故意找茬呢。

那你怎么开展工作呢?我好奇。

一开始,怕狗怕天黑,工作开展下去艰难得很。在那些通往各村组的小路上,经常会遇见一些上学或散学的孩子们,起初,下雨的时候我会主动给他们撑伞,面对水洼泥坑时,会主动背她们过去,常发自内心主动帮人做善事。渐渐的,与那些孩子们熟了起来,似乎家长们也热情起来了,有时候下雨还会有人主动为我撑伞,遇上饭点主动招呼我一起吃个饭呢,再后来,还发现电费收得顺利了,电路管理起来也明朗起来哩,总之,感觉工作开展起来容易多了。

就这些?我有点失望。

母亲看着前方的水塘,笑了笑,说到:有一次 ,在一户人家收取电费时,对方说附近有福建人弄了加油站,他们打算回福建想把油站盘出去,问我有没有兴趣接手。我果断转行了,虽然开头不易,但结果也不错,你看,我一开始只是一个主动为人打伞、背人过泥水的人,但因心善喜欢帮人所以也得到他们的照顾,乃至后来我们改行做了通讯,那些父老乡亲们还会穿过大半个城区找到我们家来买个手机、电话卡之类的,他们有些什么生意还会主动来咨询我们的意见甚至寻求合作。

母亲接着说,女儿,不论年代如何,成功的路上不仅只有竞争与掠夺,更充满了善良与仁义。今天,因为疫情我们主动帮助一下那些租客,对我们而言不过少了一点收入而已,但是给了他们的绝不仅仅只是那一点钱的支持。我现在住在农村,养鸡养鸭搬砖种花,日子充实,心情舒坦,感觉身体也好多了。女儿,你喜欢吃糙米,所以我自己种水稻;女儿,你喜欢五谷,所以我亲自种花生、黄豆;女儿,你的孩子喜欢吃鸡蛋,所以我亲自养鸡,我喜欢这个院子,必须亲自来弄。

我换了衣裳一起和泥,水泥打浆鼓出的泡泡,亦如我心被鼓击的劲头;我站在风里,听见春鸟鸣于树,听见春虫鸣于野,听见心里有个声音:母亲的院落,是我们精神的着落,不论艰苦与小康,母亲的精神向来向上与向善,母亲,你永远是我心中的女神,谢谢您,我爱您。(临空经济公司)


首页 | 机场集团 | 资讯中心 | 电子政务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