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天地

“雪域天路”的守护者—记湖南省第五批援藏专业技术人员徐虎

2014-12-10

    徐虎,男,中共党员,1975年4月出生,湖南省第五批援藏专业技术人才。2007年7月至2010年7月担任西藏自治区贡嘎机场管理处设备科自控管理员。由于工作的特殊性,作为技术骨干的徐虎长期坚守工作岗位,在藏在岗时间近1000天,为保障航站楼特种设备的正常运行和“雪域天路”的安全畅通做出了突出贡献。
    勇于担当 忠诚援藏
    2007年5月,根据西藏自治区党委的要求,湖南省从长沙黄花国际机场选拔一名专业技术人员对口援助西藏贡嘎机场。由于专业条件的限制和西藏恶劣的环境,报名援藏的人屈指可数。当组织征求徐虎的意见时,他陷入了两难境地。家中小孩不到2岁,父亲患有高血压、高血脂,病情时好时坏,母亲身体也不好,自己作为家里的顶梁柱,家庭重担都在他一个人身上。而作为一名党员,面对组织的召唤,是服从安排,还是婉然拒绝?“好男儿志在四方”,想到当年在部队时首长的谆谆教导,纠结、挣扎很久的徐虎下定了决心。第二天,徐虎开始耐心反复地做父母工作。看到儿子如此执着,父母最终做出了让步。每当回忆当时的情景,徐虎就显得特别激动,他说他永远也忘不了出发前的那个晚上父亲对自己说的话:“伢子,去了就好好干,我和你妈,能照顾好自己和小孩,你自己注意安全!”。2007年7月,徐虎带着对父母、小孩的眷恋,告别朝夕相处的同事,义无反顾地踏上了援藏征程。
    初到西藏,强烈的高原反应让徐虎非常不适应,头昏、头痛、憋气、胸闷、无食欲、全身乏力,再加上新鲜蔬菜、水果等匮乏,维生素补给供应不上,他头发变白脱落,手脚水肿脱皮。机场宿舍区离候机楼只有着几百米的距离,由于高原缺氧,徐虎每走几十米就要歇息3到4分钟,第一次竟走了半个小时。父母知道徐虎的情况后,要他放弃援藏返回湖南。看到残酷的现实,徐虎也犹豫过、动摇过,但一想到过临行前领导的教诲和组织的嘱托,他便咬紧牙关,下定决心,“困难再大,我也要坚持下去,共产党员不能轻言失败”。
    勤奋敬业 务实援藏
    贡嘎机场海拔3569.5米,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民用机场之一。徐虎主要负责机场候机楼所有特种设备的安全运行和维护维修工作。由于行输、空调等特种设备是机场侯机楼的关键设施,任何一个小小的设备发生故障,都可能导致航班延误或取消,要求运行维护人员必须全天在岗、寸步不离。当时,设备科自控设备分队只有4名工作人员,其中两名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另外一名老同志身体也不太好,绝大部分工作任务都落到了徐虎身上。从第一个航班降落到最后一个航班起飞,徐虎每天工作时间长达13至14个小时。为保障设备的正常运转,他每隔1小时就要对设备进行一次巡检,巡检一趟常常得步行一公里。三年下来,徐虎在候机楼检测设备步行了近1万公里,相当于从中国最北端到最南端走了一个来回。三年如一日,徐虎将自己死死“钉”在工作岗位上,经常主动放弃休假,即使发烧、感冒的时候,他也是坚持一边打点滴,一边守在自己的岗位上。援藏3年,徐虎每年返湘休假时间仅有20多天,是贡嘎机场工作时间最长的,也是湖南援藏干部人才中在藏在岗率最高的。
    贡嘎机场的空调设备比起内地来说是快掉牙的“老古董”,不知道哪天就“撂挑子”,为了能有充足的时间应对突发状况,徐虎提出空调设备提前4个小时启动的建议,机场领导很快采纳了他的意见。每天凌晨3点半,当别人还在梦乡的时候,徐虎就起床去开启空调设备。由于大部分设备的启动开关在室外,并且分布在候机楼外围的不同角落,有的还在楼顶。徐虎不仅要围绕着候机楼转个圈,还必须要爬上楼顶,夏天还好,到了春、冬季节,凌晨4点左右外面的温度达到零下20多度,遇到特别恶劣的冰雪和沙尘天气,他只能一手裹紧大衣,一手抓紧栏杆,用嘴巴叼住手电筒,顺着楼梯,去顶楼开设备。时间久了有的同事就和他开玩笑:我们以后不叫你“虎哥”了,干脆就叫“猴哥”吧!
    2009年的春节前夕,恰逢贡嘎机场设备换季维护工作,徐虎带领自己的团队一干就是20余天。每天的风雪、冰雹像刀割一样,徐虎皮肤破裂流血。他每天强忍着钻心疼痛,爬上结冰的高杆,深入低洼的湿地逐个维护调试。因工作时间过长,双手开裂,鲜血和着油渍与工具粘在了一起,在场的藏族同事心中不忍,解下围巾为他包扎。等到整个维护工作顺利完成,身心疲惫的徐虎才想起,昨天是农历除夕,他让身边的同事帮他拨通电话,用裹满纱布的手夹着手机,给家人送上一份迟到的祝福。
    无私奉献 真情援藏
    2008年,西藏“3.14”事件对机场设施设备、工作人员及旅客的生命财产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一度出现了人心惶惶的局面。徐虎积极配合机场管理人员开展针对机场内部藏族同胞的思想教育工作,宣传党的政策,同时夜以继日地带领同事对机场周边设施设备进行巡逻和监护,保障了贡嘎机场在动乱期间的正常秩序和机场基础设施设备的安全。
    贡嘎机场每年都会招收几个大学生到专业技术岗位,面对艰苦的环境和枯燥的工作,这些同志都感到不适应。徐虎主动与他们交心谈心,帮助他们排解心中的忧虑,手把手地教他们操作设备。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细节都耐心细致地演示,有的复杂操作甚至重复几十遍,上百遍。在每次巡检、维护和抢修之后,徐虎都会细心记录下整个过程,细致分解后向新来的大学生讲解每一个关键步骤的操作流程。徐虎经常跟新来的同事掏心窝子,“这里的事业需要你们,这里的天空需要你们。”徐虎的真诚打动了很多因为恶劣的工作环境准备放弃的人,为贡嘎机场留下了新鲜的血液,储备了一批能够独当一面的技术人才。
    援藏3年,雪域高原磨练了徐虎的意志、锤炼了他的品格,也彻底改变了他的容貌,摧残了他的身体。进藏时满头黑发的小伙子,返回时已是白发苍苍;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使他走路一瘸一拐。2010年7月,援藏干部人才返湘的航班缓缓降落到在黄花国际机场,当徐虎走到出站口,昔日的同事们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步履蹒跚的“老头儿”居然就是30多岁的徐虎。
    这就是徐虎,一名普通的援藏专业技术人员,他像一颗螺丝钉一样钉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默默无悔地守护着这条“雪域天路”,为雪域高原那片天空的安宁奉献着他的青春和激情。

首页 >> 资讯中心 >> 员工天地
员工天地

“雪域天路”的守护者—记湖南省第五批援藏专业技术人员徐虎

2014-12-10

    徐虎,男,中共党员,1975年4月出生,湖南省第五批援藏专业技术人才。2007年7月至2010年7月担任西藏自治区贡嘎机场管理处设备科自控管理员。由于工作的特殊性,作为技术骨干的徐虎长期坚守工作岗位,在藏在岗时间近1000天,为保障航站楼特种设备的正常运行和“雪域天路”的安全畅通做出了突出贡献。
    勇于担当 忠诚援藏
    2007年5月,根据西藏自治区党委的要求,湖南省从长沙黄花国际机场选拔一名专业技术人员对口援助西藏贡嘎机场。由于专业条件的限制和西藏恶劣的环境,报名援藏的人屈指可数。当组织征求徐虎的意见时,他陷入了两难境地。家中小孩不到2岁,父亲患有高血压、高血脂,病情时好时坏,母亲身体也不好,自己作为家里的顶梁柱,家庭重担都在他一个人身上。而作为一名党员,面对组织的召唤,是服从安排,还是婉然拒绝?“好男儿志在四方”,想到当年在部队时首长的谆谆教导,纠结、挣扎很久的徐虎下定了决心。第二天,徐虎开始耐心反复地做父母工作。看到儿子如此执着,父母最终做出了让步。每当回忆当时的情景,徐虎就显得特别激动,他说他永远也忘不了出发前的那个晚上父亲对自己说的话:“伢子,去了就好好干,我和你妈,能照顾好自己和小孩,你自己注意安全!”。2007年7月,徐虎带着对父母、小孩的眷恋,告别朝夕相处的同事,义无反顾地踏上了援藏征程。
    初到西藏,强烈的高原反应让徐虎非常不适应,头昏、头痛、憋气、胸闷、无食欲、全身乏力,再加上新鲜蔬菜、水果等匮乏,维生素补给供应不上,他头发变白脱落,手脚水肿脱皮。机场宿舍区离候机楼只有着几百米的距离,由于高原缺氧,徐虎每走几十米就要歇息3到4分钟,第一次竟走了半个小时。父母知道徐虎的情况后,要他放弃援藏返回湖南。看到残酷的现实,徐虎也犹豫过、动摇过,但一想到过临行前领导的教诲和组织的嘱托,他便咬紧牙关,下定决心,“困难再大,我也要坚持下去,共产党员不能轻言失败”。
    勤奋敬业 务实援藏
    贡嘎机场海拔3569.5米,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民用机场之一。徐虎主要负责机场候机楼所有特种设备的安全运行和维护维修工作。由于行输、空调等特种设备是机场侯机楼的关键设施,任何一个小小的设备发生故障,都可能导致航班延误或取消,要求运行维护人员必须全天在岗、寸步不离。当时,设备科自控设备分队只有4名工作人员,其中两名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另外一名老同志身体也不太好,绝大部分工作任务都落到了徐虎身上。从第一个航班降落到最后一个航班起飞,徐虎每天工作时间长达13至14个小时。为保障设备的正常运转,他每隔1小时就要对设备进行一次巡检,巡检一趟常常得步行一公里。三年下来,徐虎在候机楼检测设备步行了近1万公里,相当于从中国最北端到最南端走了一个来回。三年如一日,徐虎将自己死死“钉”在工作岗位上,经常主动放弃休假,即使发烧、感冒的时候,他也是坚持一边打点滴,一边守在自己的岗位上。援藏3年,徐虎每年返湘休假时间仅有20多天,是贡嘎机场工作时间最长的,也是湖南援藏干部人才中在藏在岗率最高的。
    贡嘎机场的空调设备比起内地来说是快掉牙的“老古董”,不知道哪天就“撂挑子”,为了能有充足的时间应对突发状况,徐虎提出空调设备提前4个小时启动的建议,机场领导很快采纳了他的意见。每天凌晨3点半,当别人还在梦乡的时候,徐虎就起床去开启空调设备。由于大部分设备的启动开关在室外,并且分布在候机楼外围的不同角落,有的还在楼顶。徐虎不仅要围绕着候机楼转个圈,还必须要爬上楼顶,夏天还好,到了春、冬季节,凌晨4点左右外面的温度达到零下20多度,遇到特别恶劣的冰雪和沙尘天气,他只能一手裹紧大衣,一手抓紧栏杆,用嘴巴叼住手电筒,顺着楼梯,去顶楼开设备。时间久了有的同事就和他开玩笑:我们以后不叫你“虎哥”了,干脆就叫“猴哥”吧!
    2009年的春节前夕,恰逢贡嘎机场设备换季维护工作,徐虎带领自己的团队一干就是20余天。每天的风雪、冰雹像刀割一样,徐虎皮肤破裂流血。他每天强忍着钻心疼痛,爬上结冰的高杆,深入低洼的湿地逐个维护调试。因工作时间过长,双手开裂,鲜血和着油渍与工具粘在了一起,在场的藏族同事心中不忍,解下围巾为他包扎。等到整个维护工作顺利完成,身心疲惫的徐虎才想起,昨天是农历除夕,他让身边的同事帮他拨通电话,用裹满纱布的手夹着手机,给家人送上一份迟到的祝福。
    无私奉献 真情援藏
    2008年,西藏“3.14”事件对机场设施设备、工作人员及旅客的生命财产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一度出现了人心惶惶的局面。徐虎积极配合机场管理人员开展针对机场内部藏族同胞的思想教育工作,宣传党的政策,同时夜以继日地带领同事对机场周边设施设备进行巡逻和监护,保障了贡嘎机场在动乱期间的正常秩序和机场基础设施设备的安全。
    贡嘎机场每年都会招收几个大学生到专业技术岗位,面对艰苦的环境和枯燥的工作,这些同志都感到不适应。徐虎主动与他们交心谈心,帮助他们排解心中的忧虑,手把手地教他们操作设备。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细节都耐心细致地演示,有的复杂操作甚至重复几十遍,上百遍。在每次巡检、维护和抢修之后,徐虎都会细心记录下整个过程,细致分解后向新来的大学生讲解每一个关键步骤的操作流程。徐虎经常跟新来的同事掏心窝子,“这里的事业需要你们,这里的天空需要你们。”徐虎的真诚打动了很多因为恶劣的工作环境准备放弃的人,为贡嘎机场留下了新鲜的血液,储备了一批能够独当一面的技术人才。
    援藏3年,雪域高原磨练了徐虎的意志、锤炼了他的品格,也彻底改变了他的容貌,摧残了他的身体。进藏时满头黑发的小伙子,返回时已是白发苍苍;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使他走路一瘸一拐。2010年7月,援藏干部人才返湘的航班缓缓降落到在黄花国际机场,当徐虎走到出站口,昔日的同事们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步履蹒跚的“老头儿”居然就是30多岁的徐虎。
    这就是徐虎,一名普通的援藏专业技术人员,他像一颗螺丝钉一样钉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默默无悔地守护着这条“雪域天路”,为雪域高原那片天空的安宁奉献着他的青春和激情。

湖南省机场管理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 备案证号码:湘ICP备13012530号-1